<sup id="eqyky"><center id="eqyky"></center></sup>
<rt id="eqyky"><small id="eqyky"></small></rt>
<rt id="eqyky"></rt><acronym id="eqyky"><center id="eqyky"></center></acronym><acronym id="eqyky"><center id="eqyky"></center></acronym>
收藏本站  |  系統登錄

校園文化

Project Case

查看詳情

惠水縣中等職業學校第八屆田徑運動會勝利閉...

查看詳情

匯聚精氣神 奮進新時代 ------...

查看詳情

感謝師恩 伴我成長 惠水職?!靶@十...

查看詳情

教育扶貧 暢想未來 編織夢想 ——惠水職...

當前位置:首頁 > 校園文化 > 文化活動 >正文

文化活動

楓香染:畫布上的青花

2016年12月09日 00:00

從惠水縣到播潭村的路,是從山中間劈出來的,沿途的寨子和周圍參差的楓樹,一眼望去,仿佛掛在半山腰。暮春時節,農忙尚早,楊光成便提前忙起來。每日清晨,他便荷著鐮刀出門,上山采集楓香樹脂。采脂過程與割橡膠相似——但只有百年以上的楓樹,才適合采割。樹脂經過一系列繁瑣的工序處理后,用楊家祖傳的“密法”熬制成楓香油,供染布之用。

  楓香染被譽為“布依族不需要出土的文物”,是楊家祖傳的手藝。作為蠟染的“孿生姐妹”,楓香染卻小眾得多,只在黔南布依族及少量苗族村寨里流傳。蠟染用刀刻,楓香染用毛筆蘸楓香油作畫,線條更流暢、細膩,花紋雅致古樸,近看如工筆畫,遠觀似青花瓷。

  楓香印染的圖案,多取自黔南山谷之間自然盛開的花朵,以及寓意吉祥的鳳凰。經過變形、夸張之后的花紋,既有自然圖騰的寓意,也有了工筆畫的美感。生于斯、長于斯的人們,把對于生活與美的理解和想象都染了進去。
    

2.jpg

 



  沈從文讓世人認識了邊城鳳凰,記住了湘西的苗族。楊光成也做著沈從文做過的事,一筆一畫地,描繪著布依族的美好,出自于性靈的,有如曠野清新的風。不同的是,沈從文用的是文學,而楊光成是在布上作畫。

  楊光成的家,和他所做的楓香印染一樣難尋。幾經周折,我們終于在黔南州惠水縣城的一隅碰面。穿過良條狹窄的小弄,再踏過一片雜蕪的菜地,他才指著不遠處一棟八十年代的居民樓說快到了,這其實只是惠水縣文化館借給他暫住的,同時也作為楓香印染技藝的傳習所。他的家在雅水鎮的播潭村,距縣城尚有四十多公里的山路。

  一扇木門,吱呀一聲打開,濃郁的楓香味撲面而來,爐子上的火未熄,溫著楓香油。一棵百年以上的楓樹,一年只可以采兩斤楓香油。楊光成的畫筆擱在一旁,桌子上鋪展著一幅未完成的百子圖。他戴著一副金絲眼鏡,身形瘦削,提筆畫畫的時候,頗有幾分書生的意味。百子圖畫完尚需一周的時日,浸染又需五六天。時值冬日,氣溫低,楓香油易變硬變脆,出現裂痕,此時入染,花紋上便會產生“冰裂紋”,在追求完美的楓香印染匠人眼中,這屬于“殘缺”。

  楓香印染可謂蠟染的“孿生姐妹”,同樣屬于防染技藝,較之蠟染卻十分小眾。蠟染用刀刻,楓香染用毛筆蘸楓香油作畫,因而線條更流暢、細膩,花紋更雅致古樸,近看如工筆畫,遠觀似青花瓷。

  楓香染被譽為“布依族不需要出土的文物”,在惠水縣是楊家祖傳的手藝。其歷史并不算長,只有近兩百年,且始終伴隨著一個“少”字:流傳的地區少,只貴州布依族及少數的苗族村寨中可見,習藝的人也少,僅依靠楊氏父子相傳,無文字記載。

  楊光成的桌臺上放著一支筆筒,里面橫七豎八插著粗細不一的十來支毛筆。用楓香油在布上作畫,道理和中國的國畫、書法相通。握筆 、提筆 、運腕 、落筆或曲或直,皆十分講究,關乎花鳥魚蟲是否生動優美。

  “古人讀書,十年寒窗才有所成就,楓香油作畫沒有訣竅,只有下苦工夫練?!睏罟獬烧f。他的父親楊通清花了十多年,才做出心滿意足的花布。楓香印染技藝于2008年入選國家級非遺,楊光成順理成章被評為國家級傳承人。然而,即便已有四十余年的功夫,若與父親比,他仍自愧不如。

  屋里連張桌子也沒有,無奈之下,楊光成在自己的床上鋪開了一張父親在六十年前染的床單。深藍色的布面上,石榴、牡丹、壽桃花……不同季節的花朵,一起“盛開”,滿滿當當的,繁復華麗。午后的陽光從生銹的鐵窗戶里斜透進來,散落在枝蔓、花瓣和絲絲細蕊上。

3.jpg

  



  天性愛美的布依族女子,習慣將床單、被褥、衣裙、背娃娃的帶子,生活一切看得見的角落,都用楓香染上有美好寓意的花紋。依據當地的習俗,布依族嫁女兒,一套楓香印染的鋪蓋做嫁妝是必不可少。待嫁的女兒,頭一年便日日坐在機杼前紡紗織布,提前數月將裁剪好的布料送到楊光成家。因為工序繁瑣,在八十年代,染一整套的嫁妝需要50多元錢,是一個家庭數月的用度。

  為了陪兒子讀書,楊光成在惠水縣城住了近兩年,很久未給村里姑娘染嫁衣?!耙礂飨闳?,最好是要去村子里?!辈ヌ洞迨撬蜅飨闳镜墓枢l。在那里,楓香染踏著自然的風、雨和季節的行板,依照著時序生長,每道工序具體而翔實,不慌不忙。

  春末夏初,黔南的雨水充足,萬物生發。楓樹開始抽芽,一樹的鵝黃淺綠。此時,是收獲楓香樹脂的時間——只有樹齡在百年以上的楓香樹,才是適合割樹脂的。仿佛是自然的饋贈,播潭村四周生長著為數眾多的老楓樹,最大的需好幾個人合抱。秋天楓葉紅時,整個寨子如墜入燃燒的云霞。

  楊光成采楓樹脂的林子,離他家的吊腳樓不足百米。采脂時只需砍開樹皮,不傷及樹干,晶瑩的楓香油便從傷口溢出。說來很神奇,楓樹也有公母之分,母樹才能采脂,母樹木質偏紅,秋天葉片會變紅。布依族人采楓樹脂,有個不成文的規定:樹皮不砍一整圈,不傷楓樹的性命。

  采集好的楓香脂經過加熱、過濾、提純后,與適量的牛油混合均勻,楓香油便制成了。兩者的比例,是楊光成不能對人說的秘方。常溫下的楓香油是棕色的固體,待需要使用時,便置之于爐子上加熱,融化后蘸取作畫。冬天是農閑時節,溫度低使得楓香油更易凝固,適合描畫圖案。屋子里生著炭火,孩子們圍在身邊,豐收之后心里踏實喜悅,這是楊光成最舒心的時刻。

  描畫好布,剩下的工序便是浸染了。然而,入染的最佳季節卻是夏天,染出的布料著色均勻,花紋細膩流暢。浸染時,將畫布置于染料中,每一兩個小時,撈起來晾曬十來分鐘,等待染料氧化,隨后再浸入染缸,如此反復五六日。

  染布所用的染料是山上長的藍靛草,用一定量的石灰漚制而成。即便是染料制作,也講究時序。據楊光成介紹,藍靛草的收割有兩個季節,五月枝繁葉茂,適合采摘葉子,冬天則可收割尚未枯敗的桿,春天的染料輕盈潤澤,而歲末制作的染料翠色凝重。

  染好布后,將其放入熱水中,漂洗多次,楓香油融盡,浮色也褪去,藍布之上,花鳥魚蟲就顯現出來。如此算來,制作一張完美的印染布,至少需要等一年的時間。

  楓香印染,世人常記住楓香的獨特,而忽略了染。在楊光成看來,養護水缸的水才是祖傳的絕活。染缸水是楓香染的生命之源,賦予了其靈秀之氣。

  楊光成心里有個精準的時刻表,一刻也沒忘樓下三口染缸里的布,隔一兩小時就下樓翻動一下。三口背陰處的大染缸,里面乘著深藍色的染料,表面浮著一層細小的白泡沫?!斑@里面是千年不死的活水,微生物在水中不斷的運動?!?楊光成說不出里面的原理,但他知道藍靛染料配方和養護非常講究,即便是技藝純熟的染衣匠人,稍不留意便會成為“死靛” ,“水一旦死了,布浸多久都染不上色?!毙轮频娜玖隙家藐惸甑乃{靛做“引子”才能“活”,需要到老染缸里“請水”。

  楊光成愛水極其細心,每晚睡前都要仔細查看水的變化,及時調整配方,早晨染布時,根據油漬與染料的融合察看水是否鮮活,然后下布入染。沒有科學的解釋,這是一套代代相傳的經驗,但凝聚著祖先的智慧。

1.jpg

  用清水漂洗印染品



  為了追尋楓香染的秘密,我決意探訪播潭村。從惠水到播潭村的路,是從山中間劈出來的,沿途的寨子和周圍參差的楓樹,一眼望去都仿佛掛在半山腰。從高處俯瞰,播潭村的寨子,幾十棟吊腳樓,都掩映在斑斕的紅葉中。偶爾有鳥飛過,落下幾聲清脆的鳴囀,山谷顯得愈發清幽,頗有幾分世外之感。

  播潭村里,有兩株千年古楓樹,被村民敬為神樹。一株在村后,需五六人合抱,落下來的樹枝,村民從不取之作柴。一株在水井旁,清冽的泉水順著樹根汩汩而出,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。每年正月初一,雞鳴第一聲,村民們爭相來到井邊,對著古楓樹燒香磕頭,相傳喝到新年第一口泉水的人,全年都會健康平安。

  關于楓香印染的起源,因為缺乏確實的文字記載,對于楊光成,也一直是個謎。布依族中流傳著一則傳說:熱辣的夏日午后,一位少女在楓樹下織布,烈陽融化了古樹上的楓香樹脂,滴到布匹上。她將布匹放入染缸中浸染,又于熱水中漂洗后,神奇的事發生了——楓香油融化消失了,布面上形成了一個美麗的花紋。他們認為此圖乃“天意”所成。于是,楓香印染又有“天染”之說。

2.jpg

對楓香染布藝進行浸染和晾曬

  楊光成的哥哥年屆八旬,在播潭村也算德高望重。他的家里,還保存著其父親早年手抄的族譜。泛黃的書頁里記載著這個全部姓楊的村寨的歷史:明朝時期,距今大約500年前,朝廷委派一位楊姓將軍,從江西帶著妻兒到黔南駐軍,隨后,其親屬家支便定居于山中,繁衍生息,其中一脈就是定居播潭村的楊光成的先祖。

  他們逐漸習染少數民族的習氣,乃至融為一體。貴州蠟染歷史久遠,千年前已有文字記載?;蛟S楊光成的某位先祖,因村寨周圍盛產楓樹,想到用楓脂代替石蠟,以工筆畫的技巧在布上作畫后入染,因而發明了楓香印染。

  楓香染的圖案,全部取材于他們的日常生活。山谷中的花、樹上棲息的鳥兒,經過想象與變形,形成一套約定成俗,寓意著美好祝愿的紋樣?!安家雷遄钪匾暤氖谴矄?,一張精心繪制的床單,最能體現楓香染的紋樣精華?!睏罟獬梢灰幌蛭抑刚J床單上的紋樣,“石榴花、牡丹、蝴蝶、鳳凰……”

  圖案主體四周多以纏枝紋環繞,或主體圖形以四方連續紋樣延展開來,鳳鳥、蝴蝶以及魚蟲等紋飾造型游走其間,完美對稱,重復均衡?;ɑ懿季治樟藝嬶L格,十分緊湊,多而不繁、滿而不亂,互不遮蓋、重疊,花紋飽滿,又自由舒展。

  楓香染中,每種圖案都是吉祥與美的結合。石榴花寓多子多孫,大瓶牡丹表意是富貴吉祥,蝴蝶是必不可少,因為“福氣” 不能少,鳳凰比喻太平,壽桃花,不必多言,即健康長壽……一張床單上,把一個人從生到老,所有的祝愿,都滿滿當當的畫上了。

  “楓香染也有禁忌,"見龍死,見虎窮",漢族常見的龍虎圖在楓香染中是絕對禁忌的?!睏罟獬烧f道,不論貧富、老幼,所用花紋均相同。

5.jpg

  



  有一件事令楊光成遺憾至今。

  1973年,二十歲的他,應征去修建湘黔鐵路。在長沙段時,接到父親的信,說村寨遭了火災。當他火急火燎的回到播潭村時,昔日鱗次櫛比的吊腳樓只剩殘垣斷壁,比損失錢財更讓他心痛的是,一本家傳的《染譜》也隨之化為灰燼,其中諸多紋樣、工藝他還未一一領會。

  楊光成珍藏著一張父親楊通清的黑白照片,走到哪兒都帶著。照片中的耄耋老人,精神依舊矍鑠,頭戴八角帽,身上著緞面盤扣長衫,手執毛筆專心作畫,頗有古風。在他的記憶里,即便到了80歲,父親每出門見客,必穿長衫戴帽子。

  楊家的祖上,出過兩個秀才,因而家風一直重讀書。楊通清生于民國初年,上過幾年私塾,頗通文墨,書法清秀不失遒勁,三四十年代,做過學堂的先生,晚年時還是惠水縣書法協會的會員。在楊永良心中,熏染了詩書氣的父親染的布,畫工精細,韻致典雅,格調總高出一籌。

  楊永良的曾祖父曾是開染坊的,家境殷實,花溪、盤縣的布依族人,也抱著織好的布,翻山越嶺的來播潭村找他作畫浸染。為防止手藝外傳,因此“傳男不傳女”。楊光成生于1953年,家里一共有六個兄弟姐妹,只有自己和哥哥學得父親的手藝。

3.jpg

  他并沒有趕上好時代。童年和少年時期,一直生活在饑荒和政治運動的陰影中。

  布依族雖然是最早種植水稻的民族,但是灌溉技術一直十分落后,至今,環繞在播潭村的層層梯田仍然“靠天水”吃飯。脆弱的幾畝薄田,根本養不活一家人。父親和哥哥白天在地里勞動,晚上點著煤油燈染布,他就在一旁看。上山割楓香油、砍藍靛草,他都在一旁打下手,耳濡目染,熟悉每道工序。

  文革期間,華美的楓香染被禁絕。成分不好的父親隔三差五被綁走,文斗或武斗。素來不卑不亢的父親,被人反綁著雙手,戴著高帽站在臺上,要求檢討,十來歲的楊光成就和兄弟姐妹一起就站在臺下哭。如此一來,楊光成少年學藝期可謂一波三折。

  他一度放棄過楓香染。上世紀90年代,城里打工的機會多起來,楊光成也不再染布。2006年,他被推舉參加黔南州舉行的手工藝比賽初賽?!岸嗄瓴划?,手就生疏了。站在臺上,腦海中是一片空白?!睏罟獬刹挥浀米约菏窃趺春鷣y涂抹的。惜才的評委為了讓他晉級,頒了一個二等獎。又羞又愧的楊光成回來后苦練技藝,在復賽時挽回尊嚴?!皬拇撕笾?,祖先傳下來的技藝,一定不能丟?!?/span>

  楊光成的哥哥已經年屆八旬,不再做費神費力的楓香染,其子楊鴻昌在村里教書,閑時也畫幾筆。吊腳樓上光線昏暗,一間房子供著祖先的牌坊,隔壁的房間里掛著父親、祖父染過的老花布,最老的一塊床單有近200年了,花色依然清晰明麗。

  楓香印染中傳男不傳女,傳內不傳外的老規矩,早就被打破了。為了讓這份技藝流傳下去,楊光成也在縣城辦班傳藝,然而無一人堅持下來,寧可外出打工。

  如今,他參與修建的湘黔鐵路,連通著家和女兒的大學。在湖南念藝術學院的大女兒,對印染頗有天賦,也是楊光成的驕傲。他靠著這門手藝,養家糊口,供孩子上學。盡管如此,他也從不接大訂單、加急的訂單?!耙粋€人染不完,而每道工序都依照傳統,急不來?!?/span>

  一直“小眾”的楓香印染,如今也很難走向大眾。如同它本來的模樣,在一個小村寨的吊腳樓里,一代一代人的口傳身授中延續,安靜又堅韌地,把布依族對生活樸素的憧憬,傳承下去。


友情連接:
0854-6538866

版權所有:惠水縣中等職業學校

无码中文有码中文人妻中文_高清无码中文字幕专区_最新无码二区日本专区